快3彩票:李斯特:关注历史分析强调一国特色的经

2018-12-26 19:17:48 围观 : 177
网址:http://www.atlatl.net
网站:快3彩票

  

快3彩票:李斯特:关注历史分析强调一国特色的经济学(下

  新旧历史学派的主要特点就是在研究方法上强调历史分析。熊彼特对此评价道:“历史学派方法论的基本方法和独特的信条是:科学的经济学和致知方法应该主要地——原来说是完全地——在于历史专题研究的成果以及根据历史专题所作的概括。就经济学专业的科学部分而论,经济学家应该掌握的首先是历史的技能,依靠这种技能——他所需要的一切装备均在于此——他应该扎入经济史的海洋,去调查研究各时各地的具体类型或过程的活生生的细节,并学会如何品味这些资料。社会科学中所可以获得的一般知识,只有从这样的工作中才能慢慢产生出来。这就是经济学中所谓‘历史方法’的原始核心,由此派生的态度与纲领,就是不同流派的经济学家的‘历史主义’。”([美]约瑟夫·熊彼特:《经济分析史》中译本,朱泱等译,商务印书馆,1994年,第三卷第85-86页)旧历史学派的代表人物由于是通过研究历史去研究一国的国民经济,所以自称为“社会经济或国民经济的解剖学和生理学”,而新历史学派由于利用了历史资料和当时相当发达的统计学方法,因而又自称为“历史统计方法”。由此出发,他们都强调归纳,反对抽象和演绎。

  李斯特的经济学里有了国家,有了各国生产力水平的不同,有了发展的不平衡,而且发展中国家最终要赶上去,按照这样的逻辑发展下去肯定是保护贸易,且保护的重点是工业——因为李斯特认为工业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处于龙头地位,农业的发展取决于工业的发展,农业还有自然屏障的保护,工业连自然屏障都没有。李斯特明确不过地告诉人们,保护制度是使落后国家取得与优势国家、发达国家同一地位的唯一办法。

  事实上,即使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状况下,不仅后发展国家需要保护,发达国家也在保护。1861年到1865年担任美国总统的亚伯拉罕·林肯曾经说:“我对关税知之甚少,但是我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即如果我们购进产品,我们得到商品,外国人拿到钱;如果我们买国产商品,那么我们不仅得到了商品,而且拿到了钱”。1897年到1901年担任美国总统的威廉·麦金利也说:“我们成了世界第一大农业国,我们成了世界第一大矿产国,我们也成了世界第一大工业国。这一切都缘于我们坚持了几十年的关税保护政策。”([美]托马斯·K·麦格劳《现代资本主义——三次工业革命中的成功者》赵文书等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345页)应当说,李斯特的论述和美国两任总统的陈述,对于我们思考在如何对待全球经济一体化方面的方略是极具启发意义的,特别是在需要自主创新的背景下。

  李斯特的经济学里有了国家,有了各国生产力水平的不同,有了发展的不平衡,而且发展中国家最终要赶上去,按照这样的逻辑发展下去肯定是保护贸易,且保护的重点是工业——因为李斯特认为工业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处于龙头地位◎李斯特反对的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谓的自由贸易,认为这样的自由贸易是不平等的,只会对发达国家有好处。他所采取的保护措施,也不是要永远保护

  ◎李斯特其实认为自由贸易或者说是市场经济是可以促进先进、淘汰落后的,他只是认为在国际竞争中这样做对发展中国家不利,这是就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而言的

  斯蒂格利茨曾经说过,一个有效的政府就是一个好的公共产品,政府所提供的法律秩序和社会环境,可以使每个人,每个企业受惠于其中。面对西部大开发,西部的政府应当创造安全而宽松的社会人文环境。

  历史学派的方法论对我们现实是有积极的借鉴意义的。它告诉我们,任何优秀的都是有条件的,在此一条件下是优秀的,在彼一条件下就不一定优秀。任何国家的现实选择,都是历史上已有沉淀的延续,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决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历史、文化、习俗、传统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经济学不是简单的工具主义,不是“螺丝刀”——放在美国能用,放在中国也能用。总之,我们必须寻找历史与现实的均衡点,中国经济学的原创性,可能正在于此。

  李斯特向人们分析了后发展国家在与发达国家的国际交往中没有保护的尴尬境地。当时英国经济最发达,因而自由贸易是最适合英国的,英国人会把他的剩余资本用来在他认为法规制度、资源状况都比较合适的国家和地区去发展自由贸易,以至整个英国最后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工业帝国。在这样的形势下,那些落后国家的命运如何呢?“在这样的形势下,法国以及西班牙,葡萄牙将遭到同样的命运,最上品的酒得供应英国世界,只有最下等的劣酒才能留给自己,法国最多只能干些小型女帽业那类营生。德国到那时看来对英国世界没有什么别的可以贡献,只有一些儿童玩具、木制的钟、哲学书籍等类,或者还可以有一支补充队伍,他们为了替英国人服务,扩大英国的工商业优势,传播英国的文学和语言,牺牲自己,长途跋涉到亚洲或非洲沙漠地带,就在那里沦落一生。到那个时候,属于这个英国世界的人民想到或谈到德国人或法国人时,就像我们想到或谈到亚洲各国人的那副神气一样,这个转变是不需要多少世纪的。”([德]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陈万煦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第116页)尽管后来的情况并不像李斯特所预测的那样(可能正是实行了保护政策的结果),但李斯特的理论完全是符合逻辑的,是有理论的震撼力的,看一看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就国际贸易展开的激烈争论,我们现实地感到了它的震撼力。

  无疑,保护是为了发展。那么,怎样才能发展呢?李斯特其实认为自由贸易或者说是市场经济是可以促进先进、淘汰落后的,他只是认为在国际竞争中这样做对发展中国家不利,这是就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而言的。在一国内部,他绝对主张统一市场和自由贸易,进而在一国内部通过市场机制推进优胜劣汰,并把有限的资源配置到效率最高的企业,配置到社会效用最大的地方。他认为德国必须取消国内关税,采用统一的对外商业政策,由此来努力达到别的国家凭借自己的商业政策在工业发展上所达到的程度。为此,他想到了全国统一的商业协会,并为建立国内统一市场竭尽全力。

  要知道,全国统一市场的建立,对当时德国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19世纪之初,德国在政治上还是分散的,她被分为数百个小邦。在拿破伦战争以后,小邦的数目虽然减少到38个,但是其中的每一个小邦仍然有自己的关卡,每过一道关卡都要纳税,这就极大地阻碍了国内统一市场的建立和稀缺资源的有效配置,有效竞争难以在整个国家范围内展开,优胜劣汰机制难以发挥作用。在李斯特的努力下,德国成立了统一的关税同盟。熊彼特在他四卷本的《经济分析史》中,对李斯特的这一功绩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弗里德里希·李斯特在他本国同胞的看法上和感情上处于一种伟大的地位。这是因为他成功地说服了德国各州建立关税同盟,而这正是德国国家统一的萌芽……”([美]约瑟夫·熊彼特《经济分析史》,朱泱等译,商务印书馆,1992年,第二卷第194页)

  李斯特是历史学派的先驱,但还不是历史学派。线年代从罗雪尔开始的(旧历史学派),到19世纪70年代的古斯塔夫·施穆勒(新历史学派)达到高潮。

  ◎从亚当·斯密的观点来看,我们不能不搞市场经济,而从李斯特的思想出发,我们又是在一个社会主义的发展中国家搞市场经济,换言之,我们不能不走世界经济一体化的道路,我们也不能不保护自己

  历史学派的影响据说一直波及到马克斯·韦伯,影响到新制度学派,要透彻分析一国经济,不了解历史是不行的,但同样,没有理论更是不行的——这是历史学派的不足。

  1998年,笔者到某地讲学时,一些民营企业家告诉笔者,他们都买了绿卡,有的把资本也转移到了国外,原因是当时还没有修宪,法律还没有保护私人财产不可侵犯,他们缺少安全感,他们要“流向”安全的地方。1999年3月,我国修改了宪法,增加了相应条款,情况可能就要好得多了。笔者最近又了解到,有些地方政府也做着很不聪明的事情,一方面他们缺少资金,另外一方面,他们又以各种“苛捐杂税”,逼得当地民营企业要么干不下去,要么“流”向政策比较宽松的地方寻求发展。对照李斯特的论述,这是一种多么不聪明的行为啊!

  在李斯特看来,不仅要建立统一市场,促进国内商品流通,让优胜劣汰机制发挥作用,而且要建立法制社会,创立吸引外资的条件。当然,李斯特并没有使用这样的语言,但他却完全是这样的意思。他说:“历史告诉我们,技术和商业是会从一个城市转移到另一个国家的。他们在本土受到了迫害、压制,就会逃避到别的城市、别的国家,在那里寻求自由,安全和支持。……无论何处,驱逐它们的总是理性的缺乏和专制虐政,吸引它们的总是自由精神。假使不是由于欧洲大陆各国政府的愚昧无知,英国就很难达到掌握工业优势的地位。就我们德国所处的地位来说,与其抱着守株待兔的态度,静候着别国由于政策失当,把他们的工业驱逐出境,使这些工业不得不流亡到我们这里来寻找避难所,不如不要等待这样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而主动提供对工业有利的条件,邀请他们到我们这里安家落户,这样做不是要聪明得多吗?”([德]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陈万煦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第100页)

  应当指出的是,李斯特并不是从根本上就反对自由贸易的。用我们今天的话讲,他反对的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谓的自由贸易,认为这样的自由贸易是不平等的,只会对发达国家有好处。他所采取的保护措施,也不是要永远保护。他把保护当做一个发展的条件,一个发展的过程,当发展中国家发展到与发达国家同等水平的时候,就可以自由贸易了。他把这样的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对比较先进的国家实行自由贸易,以此为手段,使自己脱离未开化阶段,在农业上求得发展;第二个阶段是用商业限制政策,促进工业、渔业、海运事业和国外贸易的发展;最后一个阶段是,当财富和力量已经达到了最高度以后,再行恢复到自由贸易原则,在国内外市场进行的竞争,使从事于工商业的人们在精神上不致松懈,并且可以鼓励他们不断努力保持既得的优势地位。”([德]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陈万煦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第105页)他甚至提出了区别保护的观点,在整个过程中需要保护的是重要的部门。李斯特的这些论述向我们说明,保护是在与发达国家接触中的保护,决不是闭关自守;保护是为了学习,为了发展,例如学习发达国家内部的统一市场和自由贸易,学习发达国家保护专利的政策,保护发明创造的政策,学习他们先进的法律制度,学习他们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方法,发展本国教育事业,使自己的国家最终成为发达国家,并最终实行自由贸易政策,实行无边界的市场经济。

  历史学派上述研究方法,所要达到的目的是强调一国经济的特殊性。例如,他们认为古典经济学所强调的一般规律是超时空、超空间的,自然科学可以探索这种规律,而经济学不是自然科学,所以不能探索这种规律,经济学的任务是研究各国和全人类的历史发展的动态,以及如何才能进入高涨的阶段。显然,这样的研究方法和研究目的,依然是德国当时在世界经济政治格局中相对地位的产物。

  面对世界经济日益一体化和亚洲金融危机,面对加入WTO,重新捧读李斯特的《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我感觉亚当·斯密只能在英国产生,李斯特只能在德国产生,他们都是“民族英雄”。无论是亚当·斯密的思想还是李斯特的观点,对我们都有现实意义,从亚当·斯密的观点来看,我们不能不搞市场经济,而从李斯特的思想出发,我们又是在一个社会主义的发展中国家搞市场经济,换言之,我们不能不走世界经济一体化的道路,我们也不能不保护自己。我们应当寻求这两种思想体系的均衡和最有利于我国经济发展的切入点,而作为不同省区的领导和人民,也应当从这两种思想体系的均衡中,寻找本地区经济发展的切入点。目前最值得关注的首先是应当有一个全国的统一市场。现在各省、各地、各县,都有地方保护主义,在一个国家内,地方保护往往是保护落后,享誉全国的“名牌”不能畅通无阻地畅销全国,影响资源的优化配置。建立全国统一市场的另一个重点问题是消除以行政权力为背景的行业垄断。行业垄断扼止了竞争,使社会分配不公,不能形成马克思所讲的“平均利润”(平均利润的形成以资本的自由转移为条件,我们可以把能否形成平均利润看做经济体制是否健全和成熟的标志)。其次,在世界经济一体化以及即将加入WTO时,应当多研究一下如何保护自己,因为我们毕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最后,建立和健全一种能使“生产力”、使“财富”、使“人才”源源不断脱颖而出的机制,这是最为重要的。

  现在看来,经济学的研究应当注意各国历史的不同是可取的。但如果停留在历史的“描述”上则是没有意义的,而是应当从历史的研究中抽象出一般的东西,抽象出更扎实,更有说服力的理论。1992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福尔格·道格拉斯·诺思,他们就是通过对历史的考察,得出了一般性的命题。

  想介绍一下历史学派的直接动因有四:一是由于李斯特经济思想的逻辑惯性;二是由于1993年研究经济史的诺思和福尔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三是任何一个国家的现实都是历史积累的结果,现实的选择都是历史上已有选择基础上的选择;四是经济学不是简单的工具主义,不是一把螺丝刀,而是必须和一国的历史、传统、文化等联系起来,才能发挥作用。